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傻皇帝之子司马遹,他是聪明还是傻?
傻皇帝之子司马遹,他是聪明还是傻?

外朝如此,贾南风总不能出头露面做决定,急得她原地转圈。

关键时刻,张弘献计:“皇后,依奴才愚见,不如暂令侍臣草表,先免太子为庶人。如此,就可为众臣留下回旋余地,他们肯定现在不会再坚持异议。待太子徽号被免,我们再想办法除掉他,不必今日就下诏赐死。如果您坚持要今日赐死他,恐怕,那些大臣不会退班……”

思前想后,贾南风深恐朝臣喧扰导致事情中变,就断然决定,派人草拟废太子司马遹为庶人的诏书,派张弘直接递达痴帝。

痴帝接过文书并不读阅,随手交给他身边的宦者,宦者再送给百官。

经过了这么一道手,表面看上去,是痴帝自己在做主张。

作为太子属官,太子洗马江统此时忍无可忍,出班奏称:“汉朝戾太子(汉武帝太子刘据的谥号。武帝末年,江充擅权,太子与江充有隙。后来,巫蛊之祸起,太子遭诬难忍,举兵诛杀江充,与丞相刘屈㲠所率汉军战于长安城内,当时绝大多数人认为太子谋反,不予支持,最后他兵败逃亡。不久,太子在途中窘迫,被迫自杀。日后,其孙刘询继位为皇帝(汉宣帝),追谥刘据为“戾太子”。详见《汉书·戾太子刘据传》)称兵拒命,尚有后世人主认为他是被小人江充所激,其罪不过笞刑。如今,太子司马遹荒乱书字,即使有罪,也不会大过戾太子。据情据理,朝廷应该为他重选师傅,严加严诲。日后,太子若不悛改,再废弃他不迟!”

张华拉住江统,劝说道:“内旨本来直接要赐死太子,如今改为废免,已是大幸……容待我们从长计议,为太子洗冤。今日之事,不必强争,以免激使中宫愤怒,移怒太子……”

江统只得依从。百官依议,纷纷准备退朝。

“太子悖逆无道,老臣忧心如焚!愿为陛下驱除孽子!”一直坐在上首坐床的赵王司马伦忽然大声说。

张华等人,纷纷摇头。这个赵王,他在关中惹事,激起当地各族反叛。回朝后,他不仅没有遭到贬斥,朝廷为了表示尊崇宗室老王,还给他安排了一个“太子太傅”的荣衔。如今,太子出事,他不仅不以宗室元老的身份、地位救护太子,却反噬一口,主动要求带兵去宣布废掉太子的敕令。此举,令人齿冷寒心。

屏风后面的贾南风闻之大喜,她派人陪同赵王司马伦,飞驰往太子宫,宣布诏令,废太子司马遹为庶人。

当时,司马遹对此一无所知,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他正在与手下在玄圃游乐。看到赵王和皇宫内的敕使率领禁卫军驰至,这位太子受惊匪浅。

跪听诏敕后,无奈何,司马遹只得改服受诏。卫戍兵将星散,车舆仪卫全部取消,他如今只能走路步出承华门,乘坐一辆粗犊车,往居金墉城待罪。

至于太子妃妃王氏及其三个幼子司马虨、司马臧、司马尚,皆被兵士强行押送,随父亲徙居金墉城。

贾南风心毒,她一不做二不休,为造成太子罪实,马上下令赐死太子生母谢淑妃,派人把太子宠姬蒋氏以活活大棒打死。

司徒王衍闻变,深恐家族株连及祸,急忙上表,请求要自己的女儿与太子离婚。贾南风乐见其成,立刻下诏批准。

金墉城内,太子妃王氏接旨流泪,只得与太子丈夫恸哭辞别,归返母家。

废掉太子后,听闻外间异议沸腾,加上贾谧等人撺掇,贾后深恐太子日后为患,下定决心要除掉他。

经过与张弘、贾谧等人详细计议,贾南风又设一计——派遣张弘手下一个小宦者沈浩波自首,声称废太子司马遹在金墉城依旧不老实,暗中召集昔日属官,勾结中官,想要谋逆。

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贾后拥痴帝升朝,当众押出那个自首的小宦者沈浩波,把他的供状出示给群臣看。接着,以皇帝名义下诏,宣布废太子罪状,要把司马遹押送至许昌宫永远禁锢。

裴頠、张华觉得事情蹊跷,当廷审问那个告太子的兔唇宦者沈浩波。小宦者供认不讳,坚称是太子本人从金墉城向他传信,要他伺机给皇帝、皇后下毒。

人证在场,众臣唯唯,纵是疑点多多,张、裴二人也找不出合适理由去再加究诘。

于是,在一千多甲胄加身的卫士押送下,废太子司马遹栖栖惶惶,踏上去往许昌的路程。

武进高新区灵梓餐饮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武进高新区常武中路18号常州科教城创研港3C-104-01